零点书院 > 我的魔法时代 > 22.海上

飞剑问道魔鬼传奇神藏龙骨战帝牧神记无敌血脉超品相师风流青云路
公告:鉴于本站数据库问题无法修复,不能修复常规错误,所以本地址将不再增加新书,如需看最新小说,请访问,本地址资源将启用wwww.00sy.net访问,谢谢大家一直对本站的支持!旧的完本资源将尽快转移过去,太监书一概不转移了!
紧急时刻,布朗蒂船长猛地向右侧将船舵打到底,大船向前挺进的时候,逐渐地向右转舵。

船头挂着一盏气死风灯,大副一脸骇然地趴在撞角上,就在前行至五十米的地方,贴着船体不足两米的地方,一座暗礁与贝兰号擦肩而过。

海水拍打在礁石上,在黑夜中激起了洁白的浪花,在及近的距离之下,船上的水手们才看到隐藏在暗夜中的那只死亡之手。

“是幸运女神的眷顾!”船上的大副站在甲板上对天祈祷着。

船桨室里面传来‘嘿呀嘿呀’的口号声。

布朗蒂收回望着我的经验目光,将视线落在船头的暗夜之中。

我静静地站在他的身边,脚下浮现出一片金色的海洋虚影,我的魔法感知力在不断的向外扩散,借着弥漫的大雾与波涛汹涌的海水,不停的向外释放着一波一波的感知力,就像是一个雷达,扫视着船体周围二百米之内的任何状况。

随后又将消息筛选一下,并告知给身边的布朗蒂船长。

“左舷十五度,六十五米外有一处礁石,右舷……”

贝兰号海船就像是一条灵活的大泥鳅,速度丝毫不减,在礁石群中来回的穿梭着。

最终成功的驶出暗礁石群,并将后面追来的海船远远地甩在后面……

……

当晨曦之光透过层层迷雾照在船上,大雾开始逐渐消散。

贝兰号从礁石群中冲出来,大副双手撑着左侧船舷,对着桅杆下面的水手高声大喊:“把帆升满,全速前进!”

水手们用力拉动绳索,将一面面巨大的帆拉起来,海风将船帆吹得迅速地鼓起来,就像是有一只无形的大手从船尾推动整个帆船,船体在不断的增速,桅杆因为巨大的推力而发出‘吱扭吱扭’的响声,船头的黄铜撞角劈开一层层激浪,贝兰号在全速前行。

回望身后的加拉帕戈斯城,沐浴在晨光中的加拉帕戈斯城是那样的巍峨雄壮,高高地城墙让这座雄城被修建得固若金汤,大概当初那位门萨公爵也不曾想到,这座坚如壁垒的城池最终会成为某些野心家最大依仗。

布朗蒂船长叼着一根粗大的雪茄,单手扶着船舵,驾驶着贝兰号行驶在辽阔的海域中,阳光洒在船长室的船舱里,布朗蒂眯起眼睛,对我说道:“年轻的魔法师阁下,是幸运女神派您到我这里来,指引我们逃过这场劫难的吗”

他张开双手,想要给我一个大大的拥抱,只不过看到我站在原地,丝毫没有走上前的意思,只能是尴尬地笑了笑,搓了搓手,又重新将手放回到舵盘上。

我这才对他微微施礼,并且对他郑重地说:“非常感谢您,愿意搭载我们。”

“能够在航海的时候,载着一位魔法师,是无数在瓦丝琪航海的船长都梦寐以求的事,更何况是数位魔法师!”布朗蒂牵扯着脸上僵硬的肌肉,对我微微一笑说道。

我对他说道:“我会在能力所及的范围内,给与您一些小小的帮助,就像您能够帮我们带到度奈岛一样。”

布朗蒂船长说道:“真的可以吗您真是太慷慨了!您不仅在关键时刻出手帮助我穿过那片恐怖的礁石群,还要继续帮助我们”

“毕竟我们还要在这艘船上生活一段时间,我没有理由不帮你们!”我对布朗蒂船长说。

布朗蒂船长表情有些兴奋,对我说道:“其实我很想坦白的对您说,刚刚仓促的离开废弃港口,船上的淡水并没有补充足,我想您能否施展‘造水术’为我们提供一些淡水,我们会省着一点用的。”

“这没问题,我马上帮你完成这个心愿,你的船上洗澡马上会有一间淡水供应间,就算想让所有水手在里面洗澡都没问题。”我对布朗蒂船长说道。

只需要随便绘制几张‘聚水术’的魔法卷轴,这件事就能够得到完美解决,难道他们从来就不知道去逛一逛魔法商店的吗一张‘聚水术’的魔法卷轴,又能值几个银鏰儿

布朗蒂船长听我这样说,显得有些激动,他说:“您一定是有所察觉,我们这艘船并不是那种可以正大光明驶入某个海港的船只,没错,我布朗蒂这些年在海上做得就是一些走私的贸易,也会应那些猎奴者的要求,将他们的货物运到某个指定地点。也许我们从事的行当,并不光彩,但是我布朗蒂发誓,我是一个非常讲信誉的人。”

停顿了一下,他又强调了一句:“我会尽快地载您去度奈岛!”

随后,我和布朗蒂船长又聊起了他的这次加拉帕戈斯城之行。

他已经表明了自己的身份,见到我并没有什么异样表情,知道我虽然不喜,但却算是接受了他的这层身份。

于是,对我也没什么隐瞒,直接告诉我达到加拉帕戈斯城,其实是运了一批奴隶过来。

格林帝国并不禁止贩卖奴隶,帝都的拍卖行里还有专场的奴隶拍卖会,我不明白为什么这件事在瓦丝琪位面居然要在私底下进行交易。

布朗蒂见我有此疑惑,就对我说:“您从格林帝国来,也许是不知道瓦丝琪位面的规矩,这些规矩是当初第一位进驻到瓦丝琪位面的门萨公爵制定的,为了尽量保持不与娜迦原住民产生冲突,在门萨家族控制的势力范围内,是禁止贩卖瓦丝琪位面上娜迦海族奴隶的。”

见我一头雾水,布朗蒂继续为我解释说:“那位公爵大人认为娜迦族原住民扩充的只是海域的领土,门萨家族占据的是瓦丝琪位面上多如繁星的岛屿,两者并无冲突,在门萨家族最光辉的年代,那位公爵大人与娜迦海族的土著民签订了一些平等条约,因此在瓦丝琪位面猎奴是不被允许的。”

我不敢过分看他那张布满了苔藓的脸,他身上的那间海兽皮衣做工也是无比的粗糙。

布朗蒂对我笑了笑,他将嘴里的雪茄吐出来,扣上帽子,很随意的揣进衣兜里,也不怕还未彻底熄灭的雪茄将他的衣兜烫出个大窟窿来。

他接着说:“但是,你要知道,这个行当几乎就是一本万利,没有多少人能禁得住这个种诱。惑的,尤其是年轻的娜迦族女性,她们温婉、漂亮,天生一副好嗓子,身体柔软得就像是海蛇一样,没有人不喜欢,格林本土的那些大贵族都喜欢在自家花园的泳池里养上那么一群,只看她们在水里游动的样子,都是那么的赏心悦目。”

随后,布朗蒂对我做出一个是男人都懂的表情,非常猥琐。

布朗蒂笑了笑,脸上的褶皱挤在一起,脸上那些苔藓粘在一起,看起来显得有点恶心。

他对我说:“呵呵,对了,差点忘记了,她们在帝国本土可不叫娜迦海族,还是要与无尽之海里那群家伙做一些区别,哦,贵族们叫她们为美人鱼。”

我瞪大了眼睛,有些好奇地问他:“难道你们在偷偷贩运娜迦族”

他将手指竖在嘴边,对我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但眼神告诉我:没错!

布朗蒂像是又想起了什么东西,表情显得有些横眉立目,愤愤地说道:“不过,该死的,这次那些猎奴者居然失约了,老子费尽心机,拼了命才算从娜迦族土著和无面者军团的战场上绕到加拉帕戈斯城,居然被人放了鸽子,那个杂碎,以后不要指望在跟老子做生意!”

不过他并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意思,我想去看看赢黎那边收拾得怎么样了,说实话,布朗蒂船长给我们提供的房间,虽然已经是船上最好的了,但还是有些差强人意,最主要的是房间里面潮得已经发霉了,要将房间里那种咸鱼的味道和霉味驱除掉,可是一件不小的工程。

见我转身离去,布朗蒂在我身后说道:“航海是一件漫长而枯燥的事,希望您的这次旅行能够过得足够愉快!”

……

海伦娜在收拾房间里的床铺,原本的那些床铺上被褥已经全部被丢出船舱,床铺上已经完全焕然一新,并且房间里飘着一股淡淡地香水味。

贝姬则拿着一只刷子正在奋力地擦着那张小小的写字桌,看她咬着嘴唇,一副非常卖力的样子,恨不得将木桌上的清漆都全部擦掉。

海藻般微微卷曲的长发,被她很随意的绾起,紧身皮甲包裹着惹火的身材,伏在桌子边上显得无比诱人。

这间屋子很小,三位女孩子挤在里面,几乎连转身的地方都没有。

赢黎此时跪在窗边的靠背椅上,脸几乎贴在圆圆的玻璃窗边,向外看着美丽的海景,辽阔的海域一眼望不到边际,她听到我的脚步声,转头对我会心一笑,脸上的梨涡有一种异样的美。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越是靠近海,赢黎就越有一种迷人的魅力。

“恐怕我们要在瓦丝琪位面上耽搁一阵子了,迪伦学长那边说,鲍里斯侯爵已经将唯一通向伊利纳斯城的传送门毁掉了。”

“也没什么不好的啊!本来我就是从家里偷偷跑出来,而且打定主意不想再回去了,我要寻找属于自己的人生,对我来说,帝都已经没什么值得留恋的了,瓦丝琪也好,辛柳谷也好,都还不错!”赢黎微微一笑,对我说道。

眼睛里面闪过一丝精明地目光,对我又说了一句:“不过呢,我猜……大概某人心里面就不是这么想的了,怕是担心无法返回帝都去,会不会有一种格外的思念”

她将头凑过来,吐气如兰。

我想吻她柔软的嘴唇,被赢黎嬉笑着躲开。

随即一张绝美的脸出现在我的面前,温润的嘴唇印在我的唇上……

没办法在那个狭小的船舱里继续多呆,在没有彻底迷失之前,我拉着赢黎做出船舱,只留下被吻得面红耳赤的海伦娜。

我必须严格约束自己,为自己划上一道最后的那道底线,否则我不确定自己在成人礼上还能否得到女神的祝福。

贝姬放下手里的刷子,忙跟在我们的身后。

海面上的风浪很大,一道道白线相互追逐,看起来很是有趣儿,几只贼海鸥跟在船尾,追逐着帆船飞行。

……

从船舱里走出来,恰好看到布朗蒂船长站在高处,正对着甲板上的那些水手们训话。

很明显的可以感受到,他作为船长的威严,他背着手,大马金刀地坐在高处的一张椅子上,那张椅子就像生了根一样,不管海船如何的颠簸,都在那纹丝不动。

大副站在他的身边,紧绷着脸瞪着下面的水手。

布朗蒂眯着眼睛,声音低沉地说道:“从我在这条船上做事时起,就从未见过城里的那些警卫营骑士从城里出来过,谁能告诉我,今天究竟是怎么了”

甲板上面的水手们议论纷纷。

他指了指已经消散快要看不见的雾气,说道:“昨晚那么大的雾,居然还要出城对付我们!”

停顿了片刻,又问:“这说明什么”

甲板上变得鸦雀无声。

他直接从椅子上站起来,那只接着一根木棍的假肢跺在木质地板上,‘砰砰砰’的响。

那些水手们脸上的横肉也跟着响声不停的跳动。

布朗蒂船长的眼中透出一丝狠戾之色,大声的喊道:“说明船上有奸细,有人向城里的执政官汇报了我们的行踪……老子这辈子最恨吃里扒外的人,明明是老子在养活你们,到头来还敢坑老子。”

他对大副吩咐道:“给我查,查出来是谁出卖了我们,我会将他绑在桅杆上喂贼海鸥!”

身边的那位大副噤若寒蝉,连声应是。

……

卡兰措站在瞭望台上,五十几米高的桅杆顶上又一个小小的立足之地,上面被修建出一圈围栏,她单手扶着围栏,不管船体在乘风破浪的时候,有多么颠簸多么摇摆,身体都像是一根钉子一样,牢牢地钉在瞭望台上。

礁石群和加拉帕戈斯城逐渐地离我们远去,诺亚的身影站在船尾阁楼最顶层,望着加拉帕戈斯城陷入了沉思……。。。

  • 小提示: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零点书院00sy”或者“00sy”访问本站。本站地址为:http://www.sdxex.com。为了方便下次阅读本书,你可以点击下方的“加入书签”记录本次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直接阅读本章节!
    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切记分享越多更新就越快哦!!!
    手机用户请访问:m.00sy.net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 加入书签